智能制造投資專題大健康投資專題養老產業投資專題
當前位置:首頁 > 生活 > 娛樂 > 正文

內憂外患之下 只剩“情懷”底牌的《中國好聲音》還能撐多久?

來源:36氪 2019-08-24 16:35中投投資咨詢網 A-A+
  你還能說出近三季中國好聲音的冠軍嗎?
 
  《中國好聲音2019》開播一個月,據CSM55城數據顯示,其收視率依然位列第一,豆瓣評分卻創歷史新低:5.4分,3316人評價,73%的人打了一至三星,好聲音還是那個好聲音,但觀眾已經不是那個觀眾了。2012年,彼時的《中國好聲音》宛如平地一聲雷,占據黃金檔的天時地利,盲聽、盲選的模式讓觀眾耳目一新,劉歡、那英等導師也讓節目有了更多權威性。
 
  節目最終總決賽收視率突破6%,收視份額在最高時更達到29.47%。“急流勇退”的梁博、“嚇哭地鐵小朋友”的吳莫愁,少數民族歌手吉克雋逸,第一季中國好聲音囊括了各具特色的學員,也和這些學員互相成就。許多年后,直到梁博重新出山站上《我是唱作人》的舞臺,這個《中國好聲音》出來的冠軍讓人們重新回憶起當年,好聲音里出頭的,這么多年依然還是那幾個人,剩下有人去了其他選秀節目,還有的開起了淘寶店。相比七年前,如今這檔節目在輿論中的聲量越來越弱,對年輕人的吸引力逐漸降低。
 
  這七年,曾經跟著《中國好聲音》學唱歌的學員站上了舞臺,當年抱著電視看好聲音的中學生已經走上社會,觀眾變了,世界也變了,《創造101》等選秀節目大火,《中國新說唱》《這就是街舞》《樂隊的夏天》等節目狙擊更垂直的細分領域。內憂外患之下,只剩一張“情懷”底牌的《中國好聲音》還能撐多久?
 
  情感共鳴:新生代綜藝的保鮮劑
 
  當年的好聲音,背靠國外原版引進的新模式、重量級的評委和專業的選手抓人眼球迅速崛起,令人耳目一新。但七年過去,實在難稱寶刀未老,觀眾看了七年的盲選,當年的新意都成了如今的倦意,盡管有轉椅變滑軌,滑軌變回轉椅的小修小補,今年還加入了封麥的新玩法,但都難稱大突破。
 
  導師搶人環節原本是節目看點之一,從某種程度上講,這檔節目的熱度越來越依賴于導師人氣,但如今唱歌三十分,搶人一小時還是讓人感慨用力過猛。縱向對比來看,如今的中國音樂市場已與2012年時完全不同,在《中國好聲音》爆紅的2012年,電視依然是收視主力,網綜市場方興未艾,85后依然掌握著話語權。而隨著互聯網的普及,掌握流量時代話語權的觀眾平均年齡逐漸下移,更加追求創新、開放的Z時代已接過主動權,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,只有貼合用戶心理的綜藝才能活下來。2017年,愛奇藝首次拉通全站資源推出《中國有嘻哈》,總制片人陳偉放言,“《中國有嘻哈》在制作理念和交互技術上,是領先于這個時代其他同類節目的,這是一種升維打擊,必將秒殺2017年夏天所有的網綜節目。”
 
  毫無懸念地,這檔綜藝憑借著「real」,成了2017年夏天最火的綜藝,HipHop里充滿火藥味的歌詞也成了大眾情緒的出口。而連播五季,且豆瓣評分漸漲的《拜托了冰箱》則提供了另一個維度的參考。這檔明星美食脫口秀節目邀請明星帶著自己的冰箱到節目現場,通過明星冰箱揭秘的形式分享生活方式,最后由主廚們進行料理對決,節目里透出的松弛感與年輕一代的的“佛系”暗和,節目中的話題也往往與當下年輕人生活現狀有關。
 
  今年夏天出圈的《這!就是街舞》第二季,不僅擁有很強的視覺沖擊力,同時還設計了極具共情的賽制。這一賽制不僅使得每個選手都有充分表現自己的空間,同時還是得觀眾在觀看綜藝的過程中,感受到好強、好勝但又充滿尊重的街舞文化。這幾款新生代網綜的爆紅,說明情感共鳴才是新時代綜藝走紅的秘訣。這對團隊的編排能力提出了全新的要求,而這絕不是在賽程不變,只做微創新的情況下就能扭轉的。《好聲音》從本質上講,七年前和七年后的節目內核沒有大的突破。
 
  選手:選秀節目的核心流量池
 
  一檔選秀類綜藝節目必然且應然的最大的流量來源,還應在其選手。但中國音樂市場同時面臨著音樂和優質新人的匱乏。“《中國好聲音》已經做了七年,我們遇到的問題不是因為改了賽制,而是這個節目的核心是音樂,但是中國特別好的歌已經快被挑完了。”《中國好聲音》出品方上海燦星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陸偉曾這樣表達《中國好聲音》所面臨的困境。
 
  拿2018年好聲音舉例,整季節目錄下來,其中或改編或翻唱的歌將近兩百首,已經完結的七季節目已消耗掉一千多首歌,如今音樂市場上是否還有足夠的好歌供選手改編、演繹,已經成一個很大的問題。加上目前市場上優質音樂人的匱乏,如今的好聲音,已經快成了音樂學院學生的天下。中國音樂人的斷層,是可預見的。大象音樂CEO李思睿曾在采訪中表示:“華語音樂一直在做釜底抽薪的事情。”
 
  其一,隨著互聯網通信技術的發展迭代,當下音樂人的日子變得好過了,互聯網浪潮正在把音樂推向一個前所未有的曝光位置。抖音為代表的短視頻平臺的出現,使得創作者能夠更直接的接觸到用戶,創作者能夠通過視頻形式,通過除了作品之外的形式與聽眾產生互動。音樂人因而有機會走向藝人化、明星化。這固然給音樂人帶來了更好的生活和創作環境,但也使得他們會從音樂創作中分心。韓流爆紅就是這一現象的最佳例證。以《Sorry,Sorry》(2009)、《Gee》(2009)、《Nobody》(2008)、《江南style》為代表的作品在中國爆紅,,越來越的聽眾轉變為視覺動物,相比起作品,更關注藝人在舞臺和聚光燈前的樣子。
 
  從這一時期起,中國市場的流量意識越來越強,積淀好的音樂作品也越來越難。
 
  其二,音樂創作鏈條中的所有環節出現了大面積的斷層。國內培養體系極度不成熟,和中國足球一樣,中國音樂同樣缺乏基礎設施的梯度建設。不僅是歌手,制作人、宣傳、經紀人、編曲、作詞,這些工種都喪失了成長的空間和時間。而新生代許多出色的音樂人,如今年在《唱作人》中走紅的小生錢正昊,他們音樂素養不錯,但大部分是在海外的音樂教育體系中成長起來的。這使得中國原創音樂創作至今仍然是靠80后的一批歌手來支撐,而這部分歌手的年歲逐漸增長,其審美和風格正在逐漸和新生代用戶的需求脫軌。
 
  其三,行業壟斷。三大唱片公司靠獨家版權就能坐著收錢,而小唱片公司卻毫無與平臺對話的資本。正所謂旱的旱死,澇的澇死。小平臺音樂人的生存仍然非常艱難。而平臺在音樂收費標準上并不統一。平臺的部分單曲需要付費收聽,而更多的單曲為了保證平臺的用戶數量卻選擇了免費。這使得盡管平臺會員的數量看起來很美,但實際上付費率卻低的可怕。
 
  2012年的中國好聲音,實際上是在啃中國音樂早年發展的老本。這也是為什么近幾年,越來越多的選手輾轉各個賽場被戲稱“回鍋肉”,因為新的血液還未出現。
 
  “好聲音”何去何從
 
  能連續走過七年,好聲音有著獨特的魅力和足夠的品牌影響力。當年觀看節目的青年成為舞臺中央的歌手,某種意義上也成了長線的音樂養成,如今要下場和新綜藝們共同競爭流量,頗有些難度。
 
  但沒有流量就沒有聲量,據調查,70%的用戶在同一時間段內,追看的綜藝節目集中在1-2檔,不參與競爭,就面臨著日漸式微再無當年輝煌的結局,唯有思變,才能長青。
 
  好聲音的自我革命,必將是一次與更精準的用戶群體的對話,據企鵝智酷2018中國在線綜藝用戶洞察報告顯示,真人秀、音樂類綜藝節目中18-24歲用戶占比最高,達38%左右,只有在精準的用戶群定位基礎上,表達相應的價值觀共鳴,才能夠有機會引爆口碑和播放量。而作為選秀類節目,挖掘優秀的選手也將是從一而終的核心目標,選手有記憶點,節目就能被記住。傳播方面,尋求社交傳播力,通過用戶提升影響力也成為更為理想的傳播方式。而基于短視頻形式的“長綜藝-短分發”的推廣方式也成為了新的趨勢。
 
  可見,要想獲得更旺盛且長久的生命力,從調整節目內容形式,到建立完整產業鏈,“好聲音們”任重而道遠。
關鍵詞:《中國好聲音》 綜藝 選秀節目
中投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
  • 1、中投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、0755-88350114,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。
  • 2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***(非中投投資咨詢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,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。
免費報告
相關閱讀
大健康投資前景
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
熱門報告
神秘的百慕达客服
大赢家比分网 快乐贵州麻将下载 31选7几个算中奖 四方河南麻将挂下载 二分彩安卓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交流 安徽11选5 浙江省20选5开奖结果 甘肃11选五Top10遗漏 山西长治胡乐麻将缺门 山东11选5今天推荐号 山西十一选五 体彩6十1怎么算中奖 北京赛车pk10单双改单 大赢家比分直播∨90 河南麻将怎么算赢